昨天晚上沒跟你說到話,因為你去阿里山修電腦了。

沒什麼,嗯,只是有些不習慣。

不知不覺地,這樣子的習慣已經維持四年多了呢。誰也不曾
預料我們會在一起這麼久,其實就算是我自己也從來沒怎麼
預期過。你想過嗎?

平平淡淡的感情,清透地沒有阻攔,像一蓬羽毛般的種子飛
呀飛到地到了某個轉角,少了風的吹送而定了下來,卻一待
就是好久,綠芽蹦出頭用力呼吸,一眨眼生氣蓬勃長高好多
,笑盈盈搖晃著葉子。

你也從很笨很呆的貝殼中走出來了,不是嗎?

也許有些時候我覺得你好平凡,而且我們真的沒有什麼相似
的地方,有些人叫這做互補,但我不想去想那麼多,也許世
界上沒有必要什麼都有答案。我想,沒有人是完美的,再怎
麼契合的佳偶還是兩個獨立的生命,也是需要適應與磨合。

既然如此,那麼一開始就不同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吧。只
是我還是花了好些時間才從認知到瞭解,而後在接受與懷疑
中擺盪許久。是不是只要有些共通的成分就好了呢?

有時候我會想到這些事情,再看看別人的故事。某些時刻我
會氣的想揍你,有更多時候我會拍拍胸口說還好。注重的點
不一樣,看到的也會不一樣,傷心與開心的程度也不一樣。

唔,到底在說什麼呀?

其實我只是想跟你說,每天晚上我都要玩接龍,不然覺得睡
覺很冷。就這樣。






    全站熱搜

    agneta(阿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