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少拍人像,尤其是陌生人的映象,是記憶卡裡總是缺失的一塊。

必須要承認『只擁有定焦鏡』的理由徹底是個藉口,雖然有部分也是事實。
沒有辦法在不被拍攝者察覺到的狀況下,走近該有的距離,找到想拍的角度,嘆。

但其實... 以前用多段變焦的傻瓜相機,似乎人像也沒有多到哪兒去,
反而因為快速開機的優點,會多抓住一點瞬間。

也許這是一種心結,被發現正在被拍,對我來說是很難去面對的表情,
大概總是把自己套進這樣的情境,模擬當下會發火的錯愕,
安全個性70%的我,會在下意識中逃離被拒絕的可能。


所以在那天,天氣炎熱的下午,那樣的感動才會格外讓我牢記著,有件事叫做"不一定"。



我們在新竹城隍廟附近閒晃,以一種沒有預期的閒適心情,要做的只是用身體去感覺。
拐進一條小路,兩旁站滿兩層樓的舊式建築,有些熟悉的窗格樣式,
掛上褪去的斑斕色彩,就像在以前的高雄火車站附近那樣。

突然紅磚拱形的騎樓中間,一扇打開的門,不約而同地吸引我們的目光。

花了一點時間弄懂,原來這是一間水族店(?)
打了問號是因為直到現在,我還是不確定那是不是一間正在營業的水族店,呵呵。


懷疑的線索來自於一缸一缸的玻璃箱,由上到下層層堆疊,鮮豔的小魚兒和滾動的氣泡,
告訴探頭的人們他們的身份,這是間水族店。

但這些水族箱陳列在在一座非常舊的金屬架上,閃著鏽斑是一定要的,
讓人驚嘆的是水箱的重量已把鐵製層架壓成拱形!不知道要多少時間的累積,
大概過程的變化無人感覺,而那沈重的印記是歲月的證明。我卻感覺一踏進去,時光彷彿會靜止。

不確定這是不是店面,還是一個碰巧家中很多老舊魚缸的人家,
我選擇默默經過,沒想到卻看見玻璃窗裡的老伯伯。


上半身打著赤膊,頭髮和眉毛都花白的老伯伯,在溫暖的燈泡下低著頭,
手裡拿著筆不停在紙上來回,好奇地走近仔細看,桌面上有幾張海洋生物的照片,
而老伯伯看著照片,筆尖沾著色彩,細細描繪出....一隻章魚?!


唔?章魚?!


好細膩的筆觸,但的確就是一隻深淺褐色的八爪章魚。



不知打哪來的勇氣,一反平常的手拿起相機,快快撥著快門光圈的轉盤,
希望老伯伯不要發現我的企圖...

就在我轉著對焦環的時候,也許是拖的久了點,也許再怎麼專心的人也會發現面前的阻擋,
老伯伯抬頭看向我,我嚇呆了!怎麼辦?他會生氣嗎....



老伯伯抬起灰白的眉毛,睜大眼睛好像有點意外,
就這樣我們對看了一兩秒,感覺時間凝止在那個午後。



老伯伯鬆動臉部的疑問,一邊微笑一邊垂下了頭,輕輕地點了幾下,繼續畫著他的章魚。



感到熱氣沖上來,把臉頰漲滿紅色(可能實際上看不出來),
有種難以言喻的安心,隔著玻璃和鐵窗,這是第一次這麼放心地拍著陌生人。


不打擾他繼續作畫,只照下這張相片,卻忍不住笑了出來~


滿滿的‧滿滿的。


陌生老伯伯的微笑點頭,給我好感動的陌生感動。




我會記得這樣的感動。:)




  

  


      


Agneta @ FB~

    文章標籤

    雜緒筆記本

    全站熱搜

    agneta(阿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