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快六點的時候回到家了
這趟台北行 雖然一直在走路
腳上也起了三顆水泡
但自己覺得有很多感觸都在熟悉的景色中
悄悄浮上心頭 淡淡的卻濃濃地
在淡水的麥當勞
竟然撿到一個大學同學

很多事情 只要轉個念就會完全不同
倘若禮拜六那個詭異的淡大北門公車司機
沒有莫名奇妙地不讓我在紅樹林下車的話
我也不會被迫在淡水站下車
為了等姻秀去泡麥當勞

如果我在有人來傳教的時候
像往常般笑笑就堅持要她們離開
那就不會發現那個面熟的傳教女孩是淡大人
也就不會在接下來的談話中發現樓下有位大學同學

看了很多與抉擇與人生的電影
像是蘿拉快跑 雙面情人 蝴蝶效應等等
在某個時間的某個轉念之間
接下來的路途卻是截然不同呢

這是"機緣"嗎

曾經遇過很多有趣的機緣
只是當下我沒有那麼深刻的感受
印象深的也幾乎都是快樂的驚喜
所以在看了聖境預言書的時候
沒有辦法對裡面強調的機緣做出反應

我應該更開放心胸
就像這次一樣
抱持有何不可的想法
靜靜地聽對方堅定的傳達"神"對人的愛
雖然我還是沒辦法認同她們的理念
可是她們還是依靠她們的神
並且從信仰中得到慰藉和力量
我想這對她們來說是好的
這樣就夠了不是嗎

最後我對她們說
或許屬於我的機緣還沒到吧
也可說是我至今走的還算順暢
還沒經歷過她們所受到的痛苦與憂傷

其實我也曾經有過那麼深的無助
世界好像凝結在那一天停止運轉
巨大的疼痛且寒冷
讓我悲傷地不知如何是好
沒有祈求誰的幫助
就這樣相信自己
相信一切會更好
相信遠天明亮

沒有特殊信仰的我
就這麼走過來了


再說吧



    全站熱搜

    agneta(阿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