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拿著吹風機 一手撥散頭髮
翻著翻著 咦 怎麼就是一根白頭髮
輕輕地拔掉 沒想到接著還重複幾次這個動作
哇 竟然一下子就發現三根從黑色森林中叛變的白頭髮

我想我是老了 要煩惱的事情一下子多了好多
所以黑色素一點一點跑走 像是國畫裡面沾了墨的毛筆
到最後乾乾的尾巴畫不出顏色 只剩下擦在宣紙上的唏囌聲音

一直再想一些事情 可是總是太多太多情緒蓋在上頭
所以原本很單純的想法看不見了
應該要怎麼走 應該要怎樣想
所有的應該我應該都知道
但要怎麼去那個應該知道的應該道路呢
站在一個標滿路名的站牌下
卻沒有一條路寫著應該知道的方向

應該應該
這應該就是那些白色頭髮出現的原因

我想應該就是吧





    全站熱搜

    agneta(阿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