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 在我記錯班機日期在機場呆滯地了解這個事實之後
一度以為要錯過第一個禮拜的所有課程 讓我很恐慌

不過就在飛機飛走三天後 我又回到這裡 寒冷的坎培拉
除了由加利樹以外全都光禿禿的樹枝 蕭瑟的景象
讓從三十幾度的台灣出發的我 一時之間很難去接受下了飛機後五六度的這個奇妙交替

跟一個女生一起share一台箱型的破舊計程車
因為順路 超便宜的六元車資大概是最近最值得開心的事情吧

開了家門 有種很奇怪的感覺........
好像走進一個陌生卻又熟悉的地方
每件東西都是認識的 我的沙發床 書桌 檯燈 架子......
只是為什麼空氣中漂浮的味道是那麼稀薄 要很用力才可以呼吸
六點了 早就蔓延的黑夜 壓的我喘不太過氣







    全站熱搜

    agneta(阿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