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煩悶的時候,常常在陽台看下面來往的人群。

有時候是傍晚,許多人在達美樂外頭等披薩講著我聽不懂
的笑話;晚一點對面的餐廳總是擠滿了人,而喜歡坐外面
的澳洲人常常併桌來場小型生日party,每個人都帶著慶生
的小尖帽,超級大聲地唱生日快樂歌。

我更喜歡在清晨和下大雨的時候看外面。太陽還沒升起前
,天空灑著淡淡粉紅色,很像是這裡超市裡賣的一小桶粉
紅色又夾雜著灰色的棉花糖。而下大雨呢,純粹是慶幸自
己在家,幸災樂禍地再次印證澳洲人不用傘這個事實。

我還喜歡看天空,這裡的天空好藍,藍的很透明,當然輻
射線也沒有隔閡地穿透臭氧層的破洞就是了。

今天是第三次公車從眼前硬生生地跑走,在等車的空檔拿
出等下要繳的帳單看看,遇到一個怪老伯,撿一袋的尤加
利樹葉還告訴我那聞起來很香。我站起來四處踩踩,抬頭
看從樹葉縫隙灑下來的點點陽光。

拿起車票套隨便翻翻,找到一張2.5元的公車單程收據,
日期是二月七號,早上7:55分。這個是你離開那個早晨我
們一起搭的公車吧,雖然晚了點還是能夠接上那班8:10從
六號月台出發的機場線公車。把收據放回車票套,多了一
點酸酸的感覺在熱熱的眼眶。


(在走樓梯的時候踩到檸檬?答案是腳酸)

(那在等公車的時候發生什麼事所以眼睛很酸呢)


開始想著我為什麼要到這裡?為什麼要到一個離家這麼遠
的地方,一個根本沒有賣珍珠奶茶的地方,一個不瞭解也
不被瞭解的地方?

更慘的是我在做什麼呢?唸書,唸一堆長的很像英文可是
好難吞進去的文字,做著空閒之餘可能算是娛樂但現在根
本毫無樂趣可言的作業,最慘的是我連作業的題目都搞不
清楚而下禮拜就要交了。

上了公車還在情緒裡,於是我在澳洲公車上掉了些眼淚,
這是來這裡前常做自然來了也不會少做的事情。

靠在窗戶旁看著依舊蔚藍的天空,我想我正在與很多人共
用這一片天空(雖然我這裡的是破比較大洞的一邊)。每個
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或許有些很重要,有些只是雞毛蒜
皮的瑣事,但不管如何,每個人都在向前走,也許走的速
度不一,也憑藉著不同的理由。



繼續走吧,要看看自己能走到哪裡,至少好奇心也是很多
時候支持我的力量。







    全站熱搜

    agneta(阿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