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例行跟你做電話功課,一邊玩著寶石方塊,聽得出疲倦
的聲音,你安靜的像被剃完毛的貓,自顧自地消滅彩色寶石
山,悶悶地不發一語。我想你是累了吧,工作了一天,跑了
幾個送貨點,回家只想當顆僵硬的沙發馬鈴薯。

這種心情我也有過,我懂。

剛開始上班的時候,每天面對一堆事,尤其是一堆我不會的
事,偏偏這些事常常很緊急,很多個urgent橡皮章蓋在一疊
資料夾的最上頁,老闆一來就批哩啪啦的交代、追問。不置
於忙得連上廁所的機會都沒有,只是腦袋裡塞滿這些很陌生
的壓力,盤繞且叫囂著,下班了幾乎也是。

最喜歡禮拜五,因為隔兩天都放假。每個禮拜五的晚上,你都
會來接我去深坑,有時候你來早了(其實你每次都來早了),我
還繼續加班,你就坐在公司玄關的沙發上等我,安靜地玩手機
遊戲或是看報紙。有些時候我不喜歡你在那裡等,總覺得這樣
太無聊你會不高興,不如你先去做其他事等我下班再來。然後
氣老闆幹嘛什麼事情都要拖,尤其在重要的禮拜五。

但是你從來都不會生氣,好像氣的人都是我,啊,應該說,你
生氣也不會影響到我下班之後的氣氛。大部分的禮拜五晚上,
是很快樂又滿足的,就算是當糰麵糊窩在床上看電視,我都高
興地看到半夜才睡覺。而你常常吃飽飯就睡著,直到我把你搖
醒問你要不要洗澡刷牙。

其實這樣子很好,我喜歡這樣淡淡的小幸福。

記得我在某年九月開始上班,很快地台北就進入東北季風發威
的冬天。上班已經夠累的了,天氣還又冷又下雨,讓我這個高
雄小孩非常感冒。憂鬱的每一天逼得我沮喪地快發瘋,這使我
好希望看到你,好希望禮拜五快點來,要你帶著你的公主逃離
這可怕的地方。一個為了五斗米折腰的可憐公主,狼狽地穿著
雨衣跨上機車,卻在抱緊你的那一刻開始覺得溫暖。

現在的你應該睡了吧,今天我們沒有講到多少話,其實我知道
每天的工作就是如此,就像你當初每天問我今天上班上的怎樣
,我煩躁地不想說什麼一樣。需要一點時間來適應吧,慢慢地
你會漸入佳境,然後覺得上班逐漸有了五斗米以外的意義。

我還是很喜歡禮拜五,因為你會坐晚上七點五十的自強號回來。

晚安囉:)

    全站熱搜

    agneta(阿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