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有些話得到某個程度之後,才能體會。

小時候跟著爸媽,有時會碰上一些叔叔阿姨,
他們總會說:哇~你們已經這麼大啦...

再過個幾年,下一次再見到他們,還是會聽到一樣的話,
可能還會多一句:妳記不記得小時候妳做了什麼什麼?

最常被提起的,大概就是周歲生日時,在大竹簍旁團團轉,和裡面的雞玩上好久。

其實自己一點印象也沒有,但好像所有的人都記住了。

我不懂耶,為什麼老是要對我說這些呢?
那些完全不記得的事情?




上禮拜接到同學的電話,她說想趁暑假帶小孩們來找我,
當然好啊!好幾個月沒見面了,
小朋友超想要搭高鐵出去玩,一次完成兩個願望好極了~:)

很緊湊的幾個小時,接他們回家開始,整間房子突然出現,我們半年都累積不到的音量。

走過家裡一圈,大家回到廚房,熱鬧高潮即將上場。
小姊姊想要看我做餅乾,小哥哥喊著肚子餓,
小弟弟...?好像在地上示範繞著餐桌跳跳的技巧,哈。

整當同學正「觀賞」我一邊弄煎餃和蔥油餅的同時,
(不就是瓦斯爐和鍋子嘛 ^^|||)
我急忙從冰箱把起司蛋糕拿出來,先給他們吃這個吧!
小朋友們看的眼睛都亮了,我聽見小哥哥小小聲告訴媽媽,『我要吃兩塊。。。』

孩子們吃飽後活動力大增,可能也因為比較熟了,
我已經通過他們的考驗期,一個個紛紛跑來找我說話,吱吱喳喳就像是環繞音效一樣♥



『這個藍色的巴士有門喔,我會開喔』
『我想試試看喝可樂』
『可樂上面的泡泡,會越來越少喔』
『這台車是我給弟弟的,所以現在是他的車』
『貓咪呢?』
『我可以上去找貓咪嗎?』
『我的巴士也有門,這樣打開』



還有小弟弟,話不多,但總在繞一圈餐桌後來到身邊,
用他軟呼呼的臉頰,在我的手臂上滾動,
那小臉上可陶醉哩,但刺刺的頭毛,呵的我癢出滿手雞皮疙瘩。



  


飯後去外面走了一會兒,在蜜蜂故事館裡,幾個小孩緊靠著蜜蜂的家,
隔著玻璃尋找體型較大的女王蜂,
當然還包括討論,蜜蜂是怎麼出門去採蜜呢。


小哥哥拿起他的寶貝藍色巴士,說了一句經典名言:

『我要跟蜜蜂介紹我的巴士』


然後向玻璃後的萬頭鑽動默默地介紹著,以他自己的語言。


小朋友們終究還是回家了,一個一個睡的東倒西歪,
沒機會和小哥哥說再見,那就下次再見吧!





這個下午,啜著咖啡,明白了一些事。


就像我不記得周歲生日發生了什麼,小哥哥也會遺忘曾經和蜜蜂說過的話,
將來的我們,還會講更多的話,做更多的事,
我們早已忘記這些曾發生過的小事。

但就因為曾發生過,曾感動過,所以會被記得。

對照不停流動的時間河,
人與人的鍊結,是不是就從每一個留下記憶的片段開始?

幾年前還只見到同學的大肚子,
現在是會說可愛話語的小小孩。

那些叔叔阿姨一直想要告訴的人,
並不是我吧,
其實是曾經被感動過的"他們自己"呀。

或許有一天,我也會告訴長大的小哥哥,
你記得,當時把藍色巴士介紹給蜜蜂的事情嗎?




你/妳呢?
有沒有被提起過,關於你/妳的一些事?

時間停留了,
和那些我們早已忘記的小事。♥




 

  
 

 



    文章標籤

    雜緒筆記本

    全站熱搜

    agneta(阿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