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dson's Coffee Stanley做的marble mocha

其實,這應該不算是一篇標準的遊記,沒有什麼風景介紹,地點也就在一間小小的咖啡館。
那是一間位在墨爾本市區的Cafe,我們不止一次地經過,不止一次的拜訪駐足,
記得我也在裡面玩過咖啡,在那打烊的夜晚裡,嘗試要在Latte上面拉出圖樣。


這是一個關於咖啡的故事,準確地說,是以咖啡為起點,逗留在我心裡的遊記。

咖啡的故事來自一個女孩,和一個男孩。
也許不是每個故事裡的女孩都會有一個男孩,但這個故事裡的女孩,
就是那麼神奇地遇上了一個很會做咖啡的男孩。

某一次拜訪花園城市的行程裡,女孩興奮地向我們訴說關於他的種種,
在馬路旁的咖啡館裡,終於也見到這位會拉美麗圖案的咖啡男孩。

剛開始展開的愛情很甜,身為朋友的我們彷彿是螞蟻,不需揮動觸角就足以感覺。
不過呢,就像所有的愛情故事,總會帶著一些阻礙與疑惑,有些比較簡單,有些難了點。
女孩離開墨爾本,學習著親情與愛情在天平上的數學題。可以想見的是,
距離和無奈的苦澀含在口裡,漸漸地眼淚大過微笑,遲疑之後還是兩難。


時間繞了半圈,在我們的婚禮結束後,看到女孩紅著眼眶搖搖頭,大顆大顆的淚珠滾下臉頰。
趕著送還兩袋婚紗的我征住了,聽她娓娓道來是在幾天之後,
瞭解這樣的決定,卻沒有辦法停止好可惜的念頭。

飛過半個地球的蜜月來到墨爾本,咖啡男孩在機場接我們,還沒準備好聊天的其他話題,
他開口的第一句就是急著想知道女孩有沒有捎些字句,什麼都好,什麼都想知道。


我們只是讀者,讀著兩個朋友的故事。
雖然很心疼,卻只能像是拍羽毛枕頭一樣,怎麼拍打都只是空氣。

最後一天早晨又來到咖啡館,男孩問我們想喝什麼,
老王手上是他親手做的招牌大理石巧克力,一樣帶著細緻的拉花。
送我們到機場前,男孩取車花了比預期久一點的時間,
上車時,他遞給我一本食譜和一盒卡片:『送給妳』。原來是因為這個呀....

爛的要死的老虎航空,check-in 的隊伍排的老遠,
咖啡男孩一直在身旁陪我們聊天,熱情是我們對他最瞭解的表情,一如最初。
行李送進軌道中,說再見的時刻終於到了。

我們拍拍男孩的肩,好好保重自己呀,未來的路還很長,以後還要再見。


但當他離去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我在爛的要死的老虎航空安檢排隊長龍裡大哭。
老王不懂我怎麼了,說真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有些時候我的身體比腦袋更瞭解自己。


我問老王:以後我們還能見到男孩嗎?
老王說:傻瓜,他是我們的朋友,一定會再見到的啊。


快要一年過去的現在,關於咖啡的故事好像走到結局,卻默默地,安靜地以不同的路線各自前進著。

相信女孩與男孩彼此仍是重要的,面對過去浮在面前已知的阻礙,
他們認知必須努力才能化解,即便有些難題並不在於兩人自己。


分開是結束嗎?我不這麼認為。

未來會是怎樣,我也不能知道。


但是我知道,咖啡故事的主角們不在自己的人生中缺席,大步向前走,為將來的可能而努力。
時間讓他們成長了,不,我想應該是那份約定,信念讓他們變的更堅強。


親愛的女孩,我們很高興見到妳慢慢又回復以往的笑容,但更帶著過去遺失的勇氣。

親愛的男孩,也許我們過些時候會再見面,一樣在那美麗的花園城市。


無論這杯咖啡的故事最後的最後有著什麼結局,
我在遊記裡體會了很多很多可能,也收穫很多很多關於人生旅途的風景。

最重要的是:你們,永遠都是我們的朋友。


我們的墨爾本記憶,因為你們而更美好。


:)

  



 



agneta(阿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