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了。


那年的我用盡最後的力氣,
送了一份最大的生日禮物給自己,
那是僅此一次的勇氣,
讓自己能有勇氣離開你。



那個公主離開了。



被紡紗車戳到的瞬間,
她用盡所有的力氣,
睜開眼睛看著這一切,
好的、不好的、開心的、傷心的,
深深刻在腦海裡,
安靜地停止了呼吸。


我帶著她的棺木去流浪,
不知道什麼時候她會回來,
也許需要很久很久,
久到忘了她曾經的笑臉,
久到空出來的心習慣孤單的位置。




伸出雙手,把還光亮的棺木收起,
放在我透著光淺褐色的眼底。


也因此世界每每在睜眼變成一片深藍,
吐著泡泡,我住在深深海底。



夏日漫草爬滿厚實的木板,
初春早晨的地霜濡濕年輪的深淺。

而我相信有一天,
她終於呼出溫暖眨著睫毛,
向上微彎的嘴角疊上真正的微笑,
輕輕說:「我回來了。」



也許,
下一次緣分經過的時候,
你也會看到她,跟我一起。




 

生日快樂,給我自己。

     


       

    全站熱搜

    agneta(阿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