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冬天我在墨爾本與遠道而來的你待在一起。

陌生的空氣,天空灑下軟軟的雨滴,在撐傘與不撐傘的尷尬裡,
很開心有你溫熱的手,摸摸我掛著水珠的頭髮,再握住我躲在外
套口袋裡面冷地透出冰氣的雙手。

記不清楚企鵝島是第幾天的行程,我們先到了無尾熊保護區繞一
繞,看到許多在樹上休息的無尾熊,灰白的毛在風裡面搖動,但
總是頭也不抬地繼續沈睡。走道左右的木頭欄杆上固定會出現幾
顆像是黃綠色橄欖的東西,雖然後來我們想這一定是樹上那些懶
鬼的大便,還是很不解為什麼它們會特地選擇走到細小的欄杆上
方便?

下一站是Cowes 海邊。

不間斷上湧的海水讓我打消下到沙灘寫字的念頭,從架在水面上
的船塢往下看,翻滾的海水有規律地來來去去,走下樓梯,沒有
阻隔的大海就在面前,只要一個步伐出去就會沈入深海。還好我
站在一片鐵網子上頭,呆呆看著腳底的水好久,搜尋這個踩在水
面的奇異感覺。

本來大家要離開了,看到有對夫妻帶著狗兒去另一側的沙灘遛狗
,那麼,可以接近沙灘的機會當然要好好把握!陰鬱的天空難得
有小片烏雲飄開,久違的金色陽光雖然沒有溫暖,至少心情上是
微笑的。

還記得去年第一次到墨爾本,在大洋路的某個小海灣脫下布鞋,
赤腳感受這片與台灣不同的沙子,遠方海面顏色藍綠變換,一樣
也帶給我一種奇異的違和感。這不是我從前所熟悉的海,這裡沒
有潮濕的空氣沾在鼻孔裡,打在灘上散開的不是夾著黑色細沙的
浪花,而是像頭紗一樣美麗的蕾絲圖樣。這是我第一次在沙灘上
寫下你的名字,因為好希望你也能在這裡,與我分享眼底的美好
景色。

於是這樣的心情在每一刻摒息感受中重複出現。

(在十二門徒岩往下俯瞰的擁擠木台上,對自己說,這個地方一
定要跟你再一起來過。一年多後,雖然老天很不賞臉地下著大雨,
戴著毛帽只露出眼睛的我終於能夠和你並肩,安靜卻澎湃看著同
一個美景。)





在每一次旅行當中的沙灘上寫下你的名字,無邊無際的海浪會幫
我傳遞每個想念,你應該是會收到的。

而這一次,我們可以一起在這個毫不起眼的小海灣,一起用力踩
出腳印,寫下彼此的名字,看著彼此的臉,那一刻是非常開心的。



雖然我們要學習的路途還很長,但我真的很開心。


謝謝你。








agneta(阿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