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涼的天,空氣中嗅到點點水氣,卻是打從心裡覺得好好聞,
「就像喜歡捷運地下站的味道一樣嘛…」,默默取笑有些點很怪的自己。

大家排成一列在廢棄的鐵軌上前進,受限於規律排列的枕木,
跨一格嫌小,跨兩格又有點大,幾次在提腳時猶豫該怎麼走好呢?
不管是高個兒還是小矮人,原來這麼簡單的方法,就可以讓每個人腳步相同耶,
如果從旁邊看我們,這時候彆扭的幾雙腿應該很有趣吧。

沿途和打漁回家的阿伯閒聊幾句,鄉間的氛圍又更濃了幾分。


『我扛著這麼重的東西大概走五分鐘,你們應該不用哦!』
阿伯顯然對我們幾個的腳程很有信心。


果然五分鐘之後,看到目的地的鐵橋以灰色巨大之姿跨在眼前。

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一小段凌空的軌道,就在鐵橋前方30公尺.....
看著兩個朋友毫無阻礙地通過,高空底下的車道和大排水溝讓我整個頭皮發麻。。。

腳板在跨出三個步伐時黏住了鐵板,真是一個進退維谷的窘境,
感覺指尖冒出蒸汽,抓著相機的右手掌開始濕黏。
這時候你的右手伸過來握住我的左手,
雖然一邊哇哇叫這手怎麼這麼濕,緊握那端送來更多勇氣。

短短十公尺的懸空鐵軌還好有你,不然膽很小顆的我一定會腿軟蹲在上面。
呼,還是腳能踩著地面最真實,低頭發現相機皮套上竟然出現手汗集結的水珠....


近在眼前的鐵橋有一股不說話的氣勢,
穿梭其中的強風不冷,只搞的大家頭髮一團亂。
從這端看過去,整團灰撲撲地線條幾乎要融進同樣灰濛的天空裡,
走過去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任務,遠端的隧道像是個謎洞似的吸引著,
然而在幾十公尺高的空中前進,這念頭還真是從來也不曾出現。

所以就在這一端望著那端,這樣就夠了。


你說總有一天會再來,把這段鐵橋完整走上一次。
我點頭沒說什麼,希望那天不要有這麼強的風才好。

筆直的紅棕鏽色鐵道,帶著我滿腹的好奇指向那小小的黑色洞口,
坐在上頭留下影像,不去看後面高低落差的河道,其實還滿有意思的。



回程的路順多了,雖然一樣得抓著你的手。



 




2011.03.1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gneta(阿妮塔) 的頭像
agneta(阿妮塔)

♥ 阿妮塔 愛生活 愛廚房 ♥

agneta(阿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