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序進入盛夏,蔚藍的天空沒什麼雲,忙著在植物園裡散步的我
在這個夏季以來頭一次覺得炎熱,水分無聲地從毛孔蒸散,還好
終於走到可以喝水的地方。

地圖規劃的路線刻在腦海,卻以一種隨意的姿態在沿途指標上的
景點蜻蜓點水晃過,找了椅子稍微歇息,有了大樹的庇蔭,幾乎
中暑的灼熱臉頰才緩緩地降了溫。

從原來的入口走出去,對角是州立圖書館。不可思議似的,才過
了一條街,好像一圈涼風圍繞四周,心緒竟然也快速地沈澱,感
覺生命在這一個街角安靜延展開來,以許久不見的泰然態度重新
審閱。



NSW State Libarary



在圖書館外圍的涼椅上默默伸直雙腳,讓同一首歌浸濕眼眶,很
慢很慢地想起,再很慢很慢地遺忘。清空對某些人來說不是困難
的事,我卻怎麼樣也學不會變成那些人。



圖書館屋簷上的貓


吸引目光的不是方方正正有個雕像在上面的紀念碑,而是屋簷上
的這隻小貓咪。嘴角不禁上揚,到底是誰想到放上牠呢?

(作者在作品結束之後就失去對它的主權,而演繹的法則全靠讀者
 自身的經驗來完成。)

於是我可以說,這隻小貓只是出來散步,偶然一個回眸瞥見了什
麼。不管那是什麼,卻也得到永恆的凝視。而是什麼被注視著,
卻一點也不重要了呀。

有感當時間的卷軸越拉越長,曾經重要的事物也有被遺忘的一天
,有過的喜悅悲傷憤怒失落等心情,總會默默地消逝,終於歸於
平緩。不過,當重見的那一剎那,心底無聲湧起的些微疼痛,還
會是種證明吧。




   

 

agneta(阿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